小卷子的说

戚顾 金缕衣

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须惜少年时。
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

 

(一)春风

顾惜朝憋着一口气

他急步从王府的喜宴中走出来

直冲到后花园里,啪的一拳打在园中的一颗海棠树上

结的春海棠花瓣簌簌的落下

落了他一身斑斑点点。

春风吹得他头发拂过他脸盘,他现在脸色煞白,嘴唇紧闭咬的发微微发抖。

刚刚他一直盯着向喜宴上一角,一个白衣人——戚少商

盯着眼神发酸

——戚少商一直在跟xxx讲话,其间只轻飘飘的一眼望向了他的方向,而后眼神略过,而又飘向别处去,正赶上了xxx来搭话。

现在顾惜朝站在冷峭的春风里,眼睛发红,握紧手掌,指甲深深嵌入肉中,血流出来浑然不知。

他这六年,前三年来浑浑噩噩不知生死,晚晴离世他心如刀绞,只恨残命不能下去陪她,种种困苦不敢回望。

后来他逐渐清明,一点点的重拾自我,保重身体,重习武功,拖着破败之躯离开铁手,全凭着一股子意气,挣扎求生,苦苦经营,这些年来未能敢松懈一刻,唯一能使他支撑到现在的竟是——戚少商

他不想就这么死去,死的籍籍无名,如同死在路边的一只野狗,

这三年来,戚少商的名字在一直在他的心底燃烧

烫的他心口发疼,

他要重新站在他面前,而不是他是白道首领,自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也许好笑,就像证明自己未曾失败,但戚少商不是也曾被追杀千里吗?

而现在戚少商的一眼,就像一记耳光,啪的打在他脸上。

让他站立不稳,不得不扶树干。

成王败寇,如今的戚少商已经不是当年的戚少商了,当年的逆水寒一案,死的死,伤的伤,傅宗书之流兵败如山倒,也有人就此飞黄腾达。

呵,唯一困在这里的竟然只有他自己。

他咳出一口血

逆水寒一案中他因为重伤未及时医治,现已成内伤。

内力虚浮,武功大不如前,他之前想着戚少商会越来越难对付,但他相信自己除了武功之外,自信有别的东西能够不输于戚少商。

这三年间他注意关注着戚少商的动向,去了哪里,又做了什么。

他不时的广结人手,混入帮派,在三教九流间忍受他人的鄙夷的眼光,突然的唾骂,悄无声息的冷剑。

出人头地?

他曾现想象着他蹙眉握拳恶恨恨的喊:顾!惜!朝!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。

他嗤笑一声,现在的戚少商,一身俊雅的白衣,一柄白剑,一身的风流倜傥,在京城的风流才子骚客中,比文人多三分侠气,比剑客多三分儒雅,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,真真是嫁人当嫁戚少商。

而早就不是连云寨那个匪首的戚少商了。

他忘了他

血海深仇,说忘就忘

莫不是听了诸葛神猴的饶人之剑的理论,相国寺的超度的经声听傻了。

看他现在和xxx谈笑风生

端的一派,

白道首领的样子。

他一个动作,

能让京师各派势力抖三抖。

可笑他顾惜朝成为了他盛名之下的踏脚石,

人人都说戚少商宽恕了背信弃义的小人顾惜朝。

 

他恨戚少商

他恨他的视而不见,恨他的道貌俨然

他恨他居然不恨他

戚少商怕是跟那些大侠正义人士一样,开口就是仁义道德,如同铁手一样,令人作呕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可真是顾惜朝?

戚少商心头一跳

 

他并不是没有看到顾惜朝,

但他不得不装做没有看到。

他现在行事更加沉稳老练,喜怒形不于色。

最近戚少商常常觉得自己老了,

老练,

的老也是老不是吗?

刚来京师那些年他不是没有回望过去。

他时常夜里惊醒,梦中铺天盖地的红,他握紧拳头,一路冲杀而后又如同卷入无尽的漩涡,迷惘失措起来。

为冤情奔波的时候他只感到愤恨,一心想报仇结束,直到翻案成功他躺在金风细雨楼最高的白楼上,他心中只觉得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。

各位寨主的带血的面孔时常在梦中浮现,

喊着戚少商戚少商,然后一片青影飞过,血溅在他脸上一片冰凉,他说:

你为什么不死,晚晴死了。。。

倒是听说那个人,前尘尽忘,好不逍遥快活。

他心中酸涩不已,火辣的仇恨包裹着它,热血与情仇纠结在一起。

近年京师中不断变换的形势,结盟、暗杀、守护各项事仪占据着他的内心,盘踞着他的神经。

连云寨的仇恨慢慢的被压到了一个小小的角落,锁在一处,心房上结出了厚厚的老茧。

 

不恨,是因为不敢恨,

年轻人的爱恨炙热。

爱的浓烈,便有拱手送出江山的勇气,

恨意滔天,有与老天争命的毅力。

 

戚少商跟xxx讲话结束后,不禁握紧了酒杯。

杨无邪轻轻的探出头来,“要不要去调查顾惜朝的动向”。

“好。”

冷静自制的戚少商。

杨无邪心想,他还记得,三年前息红泪嫁给赫连春水,他除了喝了一下午的炮打灯,没有其他任何不同的举动,倒在棋亭酒肆睡了一晚上,第二天神情如常,杨无邪都暗暗吃惊,这样的戚少商未免太冷静自制了一点。

不得不说,这样的戚少商。

是完美的领袖

但真有人是完美的吗?

杨无邪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g下:

顾惜朝气呼呼的走来来,啪的一掌劈向一墙,只听见轰隆一声,中间还伴随着一个声音大喊一声谁啊,墙倒了一大块。一个正在脱衣服的白衣人站在屋中间:咳咳,顾惜朝,你好~

顾惜朝:戚少商你为什么还没有死!

戚少商:小顾你内心戏好足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个是工作压力大,灵感趋势产生的脑洞,如果哪位大大看到了这个梗有兴趣可以问我拿去改写,续写神马的。。额。

我是想说趁年轻多爱人和被爱,其实恨人也是一种能力的说,没有爱哪有恨呢?,年级大了或者工作忙的的时候有时候就只剩下简单的生活了=====

我不觉得自己有余力和能力写下去写好。作为一个从高中毕业后除了论文,就没写过文章的理科生要写小说真是压力很大的事。= =。

 后续的一些想法我就先不打出来了。

评论(13)
热度(16)

© 小卷子的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